当前位置:主页 > 社区 >

机票七折!非洲“发动机”经济失速埃塞俄比亚力邀百万访客

发布日期:2021-12-15 21:43   来源:未知   阅读:

  www.cy5j.cn· RFID技术的仓库出入库盘点系统,在海外旅行机票昂贵且稀缺的时候,非洲第二大人口大国正大幅打折促销机票,延揽本国人和各国游客前往。

  此前,第一财经曾报道过埃塞俄比亚航空(下称“埃航”)在11月“坐地起价”,向中国的机票代理人发出通告,要求对已经售出的机票按照当前市场价进行补足,否则会取消订座。当时,乘客普遍需要补交一万多元人民币的差价,才能从非洲回到中国。

  埃航12月7日在其官网发出通知,表示对在2022年1月往返埃塞俄比亚(下称“埃塞”)的机票提供折扣,幅度最高为7折。10日,其在中国的销售渠道也打出了类似的折扣广告。

  这家非洲最大的航空公司“痛改前非”,主动提供折扣,是在响应埃塞总理阿比的号召。

  12月2日,阿比发起了“埃塞回家大挑战”,目标是在2022年1月7日前,吸引100万海外访客到访埃塞。

  埃塞最著名的自然景观是东非大裂谷,也拥有多处世界自然和文化遗产。但当前的埃塞内战已经持续了1年多时间。阿比所发出的“挑战”是为了向全世界证明:埃塞形势可控,安全无虞。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地区合作室主任祝鸣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埃塞内战的局势虽然已暂时稳定下来,但仍然充满了变数。在经过了一年多的拉锯战后,联邦政府虽能保住首都及周边地区,但依然没有获得压倒性优势,没能彻底消灭反叛武装。

  阿比之所以把挑战赛的节点定在1月7日,因为这一天是埃塞的圣诞节(Genna)。

  埃塞人口约1.1亿,是非洲人口排名第二的国家。全国约63%的人口信仰基督教,不过由于教派和历法不同,埃塞等国家的圣诞节不在12月25日。

  这一天,也是信教群众团聚的时刻。大家穿着白色的传统服装,来到街上载歌载舞,整座城市显得格外热闹。所以阿比用这一天作为节点,邀请100万海外的埃塞人和关心埃塞的人士前来。

  对于发起这项挑战赛的动机,埃塞信息国务部长迪萨萨(KebedeDisasa)毫不讳言,这就是为了证明埃塞当前安全没有问题。

  不过就在邀请发出前一个月的11月2日,埃塞联邦政府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首都亚的斯亚贝巴市政府则呼吁居民登记武器,做好保卫社区的准备。此后,大批外国人闻风逃离了埃塞。

  在11月末,联合国内部文件称,考虑到“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下称“提人阵”)声称正在逼近亚的斯亚贝巴,要求在埃塞的联合国机构国际人员家属尽快撤离该国。欧美多国政府也在11月发出警告,要求本国公民尽快从埃塞撤离。美国和英国公民都收到撤离警告,严厉程度类似8月的阿富汗。

  中国外交部和中国驻埃塞大使馆在11月9日发出通知,提醒在埃塞中国公民和机构加强安全防范和应急准备。如所在地区安全形势恶化,可视情况转移至首都亚的斯亚贝巴或其他安全地区。

  而事实上,阿比在号召访客来埃塞的时候,自己就在前线日宣布,阿比已将日常事务交由副总理处理,在前一天亲赴前线,当时“提人阵”已经推进到距首都220公里的城镇。

  阿比在11月26日在电视镜头上露面。在此后的两周时间里,政府军宣布重新夺回了多个重要城镇,包括世界文化遗产所在地的拉利贝拉。在12月8日,阿比发表声明,宣布已在前线完成了第一阶段的军事指挥任务,返回首都重掌政府。

  祝鸣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阿比亲赴前线在很大程度上是在鼓舞士气,目前战事进入了相对稳定期,达到了目的,因此返回首都重管朝政。他分析道,这是因为阿比当前是在两线作战:一条是与反叛武装的军事斗争,而另外一条则是稳定国内经济民生,任何一条都不可偏废。

  去年11月,“提人阵”和埃塞联邦政府之间爆发内战。近日,持续了一年的战事迅速升级。“提人阵”已与埃塞最大族群奥罗莫人的武装“奥罗莫解放军”展开合作,使得战事进一步复杂。

  “提人阵”曾实际控制埃塞政权。它是提格雷人的左翼政党,虽然提格雷人仅占埃塞人口的7%左右,但是提格雷族在建立埃塞内战后政权中发挥核心领导作用,主导埃塞政治长达27年。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也是提格雷人。

  12月1日,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在中非合作论坛第八届部长级会议结束后对埃塞进行工作访问,就当前的埃塞局势表达中方关切。王毅表示,埃塞当前冲突的本质,是埃塞的国内问题,和谈是唯一正确的选择。希望埃塞各方尽快停止冲突,为持久和平而努力。

  在新冠疫情前,埃塞的经济曾经迅速腾飞,常年保持两位数增长率,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中表现极为抢眼。特别在2016年超越了地区经济传统强国肯尼亚,成为东非第一大经济体。

  据世界银行统计,自2004年开始,埃塞经济年均增长率近10%,长期位居全球经济增长最快的10个国家之列。

  根据非洲发展银行的数据,2019年,在全球经济低迷和国内发生严重干旱的大环境下,埃塞仍交出了经济增长率8.4%的答卷。2020年,即便受到疫情的冲击,埃塞仍以6.1%的增速领跑全球。

  不过,在今年埃塞经济光环不再。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预估,仅为1.9%。与此同时,通胀也在今年打破历史纪录。据埃塞中央统计局的数据,埃塞10月通货膨胀率为34.2%,其中食品通胀率高达40.7%。对于埃塞当前的经济困境,祝鸣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这主要是因为内战和疫情所致。

  而更为严重的是,对于埃塞未来经济将走向何方,IMF交了白卷。在10月12日,IMF发布了最新版的《全球经济展望》,对于未来埃塞4年的经济预测,IMF没写一个字,做了“留白”处理,这是极为罕见的。祝鸣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这主要是内战对埃塞的未来造成了极大的不确定性,IMF也无从判断。

  德国商业银行Helaba的经济研究员海尼施(PatrickHeinisch)表示,像索马里和南苏丹这样冲突频发的国家,IMF都做出了经济预测,而唯独缺少埃塞。他说,缺少预测不是一个好迹象,可能会进一步恶化埃塞的投资前景。

  联合国负责政治事务的副秘书长迪卡洛(RosemaryDiCarlo)日前也向安理会表示,埃塞长达一年的冲突已经达到“灾难性的程度”。她警告说,埃塞的未来和整个非洲之角地区的稳定都存在着“严重的不确定性”。

  祝鸣还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内战还会引起国际上的连锁反应,如欧美国家已暂停了无偿发展援助。尽管埃塞近年来经济得到显著增长,但该国仍处于最不发达国家行列。

  2019年,埃塞仍从西方国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处获得了相当于575亿元人民币的援助。

  美国总统拜登11月已通知国会,他决定从2022年1月1日起取消埃塞“非洲增长与机遇法案”(AGOA)受惠资格,理由是“人道主义危机”。

  AGOA于2000年获批,该法案为非洲对美国出口6500种产品提供免税便利。美方称,这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非洲制造”产品的竞争力。

  不过,AGOA带来的有限收益难以调动多数国家的积极性,非洲39个受惠国中只有18个制定了“国家干预战略”以期从中获益。实际上,许多非洲公司根本不知道AGOA能为他们提供哪些机会,或者不清楚如何能搭上AGOA便车。

  埃塞外交部在11月3日发布声明,对美国取消的举动表示遗憾,认为此举将影响埃塞20万低收入家庭生计,与AGOA相关产业链存在密切联系的100万人将受到直接影响。

  王毅在12月1日指出,中方奉行不干涉内政原则,我们不干涉埃塞的内政,也反对外部势力插手干涉,更不赞同一些外部势力为实现自身政治目的向埃塞施压。